存档在 ‘【随笔】’ 分类

Google Chrome浏览器命名考究

2008年10月10日

当Google Chrome浏览器上市伊始,我匆匆尝试之后就放弃,继续使用Firefox。这几天偶尔发现Google Chrome能不需要等待就能下载一个RapidShare链接,也就有了多多使用的兴趣。其实心中一直存了个疑问,为什么Google选用这个名字?如下考究一番。

我从网上获得两条基本信息:

  1. 根据官方说法:“一个次要的问题是这款产品应该取一个什么名字。在研究了代号,但感觉都非常愚蠢之后,他们借用了过去用来描述框架、工具栏和浏览器窗口周围菜单的一个词:chrome。”
  2. 在FireFox的扩展机制中有chrome,而Google Chrome的核心开发人员里的确有来自Firefox的员工。Chrome这个词在Mozilla开发中非常常见,但是要根据所使用的环境来确定chrome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简而言之:chrome 是一组 应用程序窗口的用户界面元素集合,它们位于窗口的内容区域之外。典型的 chrome 包括工具栏,菜单栏,进度条和窗口标题栏等。

是不是这两个原因中的一个呢?也许都是,也许应该追溯这两个信息产生的初衷。那就是Google Chrome那个由红、黄、绿三原色组成的Logo所揭示给我们的:因为Chrome这个元素所生成的化合物是色彩斑斓的。

Chrome,化学里称之为“铬”,铬是第24号元素,原子量为52。铬的名称来自希腊文 Chroma,意为颜色。因为铬元素以多种不同颜色的化合物存在,故被称为“多彩的元素”。

  • 红:钼铬红 Molybdate red 红色至橘红色
  • 黄:铬铅黄 Chrome yellow 色泽鲜艳的黄色
  • 绿:氧化铬绿 Chrome-green、Chromia、Chromium oxide green 亮绿色至深绿色

Google将其浏览器产品命名为Chrome,大概是想用它展示多姿多彩的互联网世界。这样的解释应该能让人满意吧。

证据表明,偶作为Blogger提前到2004年5月

2006年8月21日

从Blogger Beta在中文博客圈中的提及率忽然增高,于是尝试打开几个Blogspot站点。

于是我仿佛记得我注册过Blogger的服务,很早很早前。

于是我的确发现了它:http://klaudius.blogspot.com/

从Blog标题、分类、署名都是偶的风格。

且只有一篇Blog,时间戳为“Thursday, May 13, 2004”。

在“About Me”处写着:“hanuman”。那是一块树根的名字,酷肖挥刀劈砍的一只猴子。这是当年在北江之旅返程的汽车站地上拾到的,然后一直插在宿舍床头的蚊帐钩里。然后呢?是不是也遗失在毕业那年的迁徙中?

一直将自己作为Blogger的生日以2004年底在MSN Space上的建立及系统写作Blog为标志。这个Blogger.com的帐号只能算作先声。而更早前我用Phroum进行日志写作,只能算滥觞了。

If in doubt, you don’t need this feature.

2006年7月17日

If in doubt, you don’t need this feature.

此语扼要。

  1. 此语的用心相当良善,是“授之以渔”,而非仅而“授之以鱼”。一个开源程序稳定版本的释出,开发者已然解决了能控范围内的风险,然而,更多的风险却是需要采纳者去承担的。
  2. 正如《提问的智慧》所意欲表达的,是请疑问者不是下意识提出疑问,而是先试图达到与此疑问相当的思维水平,如果尽力之后依然无效,要么果断提出疑问,要么果断放弃。
  3. 此语警告:如果您没能解决疑问,请您切勿使用此让您疑问的特性,因为您得承担与无知相关的风险;没有一个大善人有耐心帮您事无巨细全部搞定;您如此的行为将暴露您的水平,因而质疑您是否对于此开源社区有所益处?

摘录——《悲剧的诞生》(德)尼采

2006年7月17日

在酒神的魔力下,不但人与人之间的团结再次得以巩固,甚至那被疏远、被敌视、被屈服的大自然也再次庆贺她与她的浪子人类言归于好。大地慷慨地献出礼贡,猛兽和平地从危崖荒漠走来,酒神的战车装饰着百卉花环,虎豹在他的轭下驱驰。你试把贝多芬的“快乐之颂”绘成图画,你试用想象力去凝想那些惊惶失措伏地膜拜的芸芸众生。你便能体会到酒神的魔力了。此时,奴隶也是自由人;此时,专横的礼教,和“可耻的习俗”,在人与人之间树立的顽强敌对的藩篱,蓦然被推倒;此时,在世界大同的福音中,人不但感到自己与邻人团结了,和解了,融洽了,而且是万众一心;仿佛“幻”的幛幔刹时间被撕破,不过在神秘的“太一”面前还是残叶似的飘零。人在载歌载舞中,感到自己是更高社团的一员;他陶然忘步,混然忘言;他行将翩跹起舞,凌空飞去!他的姿态就传出一种魅力。正如现在走兽也能作人语,正如现在大地流出乳液与蜜浆,同样从他心灵深处发出了超自然的声音。他觉得自己是神灵,他陶然神往,飘然踯躅,宛若他在梦中所见的独往独来的神物。他已经不是一个艺术家,而俨然是一件艺术品;在陶醉的战栗下,一切自然的艺术才能都显露出来,达到了“太一”的最高度狂欢的酣畅。人,这种最高尚的尘土,最贵重的白石,就在这一刹间被捏制,被雕琢;应和着这位宇宙艺术家酒神的斧凿声,人们发出尼琉息斯Eleusis秘仪的呐喊:“苍生呵,你们颓然拜倒了吗?世界呵,你能洞察你的创造者吗?”

借尸还魂——搜索引擎服务的部分情报价值

2006年5月12日

三十六计关于“借尸还魂”的解释:“有用者,不可借;不能用者,求借。借不能用者而用之。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

我记得一年前,某个拥有很多市场研究报告的朋友在其Blog上公告:我这里报告很多,您想要什么报告,给个信,我帮您找,义不容辞。

Google Trends上线了,依据的是“Google Search Trends可以对用户在Search History中记录的搜索数据进行分析并进行统计,提供非常详细的个人搜索数据,以便用户查看自己的搜索习惯。”

他们提供服务的动机里,存虑:什么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