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随笔】’ 分类

阿喀琉斯之盾——Remember

2006年4月24日

当《特洛伊》结末,特洛伊的战火未尽,阿喀琉斯身下的积薪燃起,那个女声唱吟“Remember…”

《Remember》

演唱者:Josh Groban

Remember, I will still be here,
As long as you hold me, in your memory

Remember, when your dreams have ended,
Time can be transcended,
Just remember me

I am the one star that keeps burning, so brightly,
It is the last light, to fade into the rising sun

I’m with you,
Whenever you tell,
My story,
For I am all I’ve done

Remember, I will still be here,
As long as you hold me, in your memory,
Remember me

I am that one voice, in the cold wind,
That whispers,
And if you listen, you’ll hear me call across the sky

As long as,
I still can reach out, and touch you,
Then I will never die

Remember, I’ll never leave you,
If you will only,
Remember me

Remember me…

Remember, I will still be here,
As long as you hold me,
In your memory

Remember,
When your dreams have ended,
Time can be transcended,
I live forever,
Remember me

Remember me,
Remember… me…

当亚历山大东征,途径阿喀琉斯之墓时,他依照古时的排场举行竞跑,最后,他在神庙中留下他自己的盾,将阿喀琉斯之盾取走,伴随他的征途。

当《天地英雄》中的姜文率领他的小马队穿越峡谷时,他高声向同伴介绍,那是某某某的坟墓,那是某某某的坟墓。

阿喀琉斯对其表弟说:“That’s why no one will remember your name.”

尼采言:即使神的宠儿们年轻时死去,他们也与神相伴永远活着。

Further Reading:  http://forum.friends6.com/view-16555

迦摩罗人的故事

2005年9月29日

  kamala,也是梵语,中文翻作迦摩罗,来源于佛经典故。在《kesaputia》经中提到,佛陀有一次到萨罗国一个叫做奇舍子的小镇去访问,那镇上居民的族姓是迦摩罗。他们听说佛陀来了,就去拜见他,向他说:“世尊,有些梵志和出家人来到我们的村子,他们只解说弘扬他们自己的教义,而蔑视、非难、排斥其他教义。然后又来了其他的梵志出家人,他们也同样的只解说弘扬他们自己的教义,而蔑视、非难、排斥其他教义。但是对我们来说,我们一直都怀疑而感到迷茫,不知道在这些可敬的梵志方外人中,到底谁说的是真实,谁说的是妄语。” 于是,佛陀给了他们如此的教诫:“是的,迦摩罗人啊!你们的怀疑、你们的迷茫是正当的;因为对于一件可疑的事,是应当生起怀疑的。

  迦摩罗人啊!
   1、你们要注意不可被流言、传说、及耳食之言所左右,
   2、也不可依据宗教典籍,
   3、也不可单靠论理或推测,
   4、也不可单看事物的表象,
   5、也不可溺好由揣测而得的臆见,
   6、也不可因某事物之似有可能而信以为实,
   7、也不可作如此想:‘他是我们的导师。’

  迦摩罗人啊!只有在你自己确知某事是不善、错误、邪恶的时候,你才可以革除他们……而当你自己确知某事是善良的、美好的,那时你再信受奉行。”

摘引自:《黑客帝国》三部曲完全解读手册之序

尼采言:艰苦的自我驯育,艰苦的自我防御。

Zeitgeist of the Third Colonialism

2005年9月26日

Internet is the shadow of this era.

It is not the pursuing for fortune itself but the means for fortune that sentencing its property.

Google walked out the first step, and most others still shamelessly seek their personal gain.

For what, is the Zeitgeist of the Third Colonialism.

阿基米德之死——不要弄坏我的图!

2005年9月21日

阿基米德之死常常为人津津乐道:公元前212年罗马军队攻入锡拉库萨,并闯入阿基米德的住宅,看见一位老人在地上埋头作几何图形,士兵将图踩坏。阿基米德怒斥士兵:『不要弄坏我的图!』士兵拔出短剑,刺死了这位旷世绝伦的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竟死在愚蠢无知的罗马士兵手里。

感于新闻《我国大使馆回应称遭炮击渔船并非“非法捕鱼”》

访客brick言:“Noli turbare circulos meos.”直译大概就是“别碰我圆”。那么翻成“不要弄坏我的图”有点不对劲。

安提戈涅的抉择

2005年8月19日

伊斯墨涅:“你真的要去埋葬我们的哥哥吗?”
安提戈涅:“我要对哥哥尽我的义务,也是替你尽你的义务,我不愿意让人们看到我背弃我的哥哥。”
伊斯墨涅:“可是克端翁的禁令已经颁布了啊!”
安提戈涅:“他没有权利阻止我埋葬我的亲人。”
伊斯墨涅:“姐姐啊,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如果我们触犯法律,违抗国王的命令,就将被人们乱石砸死,会死得比哥哥更凄惨。我们处在强权的控制下,只好服从这道命令,甚至更严厉的命令。因此我祈求鬼神原谅我,既然受压迫,我只好服从当权的人。”
安提戈涅:“我不求你也这样做,你打算做什么人就做什么人吧,我却要去埋葬哥哥。我遵守神圣的天条而赴死,我将同我们亲爱的哥哥在一起,亲爱的人陪伴着亲爱的人,我将永远躺在那里。至于你,只要你愿意,你就藐视天神,藐视天条吧。”
伊斯墨涅:“我并不藐视天条,只是没有力量和城邦对抗。”
安提戈涅:“你可以这样推托。不说了,我现在要去埋葬我最亲爱的哥哥!”

安提戈涅的故事在东方也有交相辉映的姐妹,就是聂荣。

聂政去刺杀韩累,暴尸于市。后来聂政的姐姐聂荣听说有刺客刺杀了韩相而被暴尸街头,就怀疑是自己的弟弟聂政所为,于是聂荣立即动身到韩国去探询究竟。聂荣到达聂政的暴尸之处后,认出了自己的弟弟,大哭。聂荣对围观者说:“这是我的弟弟聂政,他受了严仲子重托来刺杀侠累。为了避免株连我,竟然自破面相。我不能连累聂政的声名啊。”然后聂荣哀恸而死。

后人以此故事做成大型古琴曲《广陵散》,汉魏时期相和楚调弹曲之一,最早见於《神奇秘谱》。此曲气魄深沉雄大,曾有书评说“怨恨凄感处,曲调凄清轻脆,忧郁慷慨之处,又有雷霆风雨、戈矛纵横之气势。”嵇康临刑前曾索琴从容弹奏此曲以寄托,从此广陵散绝。

我能说什么?刺客?侠?士之怒?不、不、不。我们各为其主,“主”乃“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