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的中文译名

2005年10月17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Feed”是捆绑在“RSS”的战车上出场的,称为“RSS Feed”。常常在写文档给那些Non-Blogosphere的人士看的时候,我总是头疼如何用中文表达RSS Feed。Herock提出:《Feed到底应该译成什么?》。许多网友发表了其看法。偶在此缵承统绪,说说。

《Feed到底应该译成什么?》的网友看法如下:

  • 内容源
  • 订阅源
  • 消息种子
  • 消息源
  • 飞递(or 飞碟?Sprun建议)
  • 馈送(暴风雪言港台译法)

暴风雪言及:“…基本上这是一个动词,而不用作名词。另外严重反对“种子”这种莫名其妙的译法。如果说BT里边译成种子还是直译(seed)那把feed也译成种子我几乎99%肯定这位始作俑者是眼花…^^加上“源”也不失为一个妥协的方法,但是我们要考虑这样一个事实,即原文的feed事实上是由动词变来,这样就有一个类似blogger、blogs和a blog这样的问题(比如feed on feed)。”

如下分析Feed的相关词义:
[英译汉]

  • feed-in:n.,馈入;adj.,进给的, 进料的。
  • feed logs to a fire; feed data into a computer.(给火添柴;往计算机里输入数据)
  • the petrol feed(汽油输油装置)

[汉译英]

  • 馈[动词]:饷也。——《说文》 [offer food]
  • 馈[名词]:食物 [food]
  • 馈送:feed;To supply with something essential for growth, maintenance, or operation(供给必需品:为生长、维持或运行提供某些必要的物质)。
  • 馈电:feed;供给电能、供电;尤指对一个电路供电。

左思右想,Feed对应中文译名为“馈”,无论在词义、词性的多样性和对应性上均为恰当。然而,缺点在于“馈”过于拗口,不具备Usability。于是仍然考虑“源”。

“源”在汉语中不具备与“Feed”的对应,然而在“RSS Feed”这一技术概念上,却能达到共识。

因为相对于RSS聚合器,“Feed”的概念在于定位输送数据的管道,即“RSS地址”,感觉象江河的源头,源源不断向RSS聚合器输送数据。在Wikipedia的RSS (file format)这一词条下:“This information is delivered as an XML file called RSS feed, webfeed, RSS stream, or RSS channel. ”可见,Feed是“管道”“流”,而非仅仅是“源头”,这是Feed译为“源”的时候存在的偏差。

继续左思右想,不得其果。我只能回到老路上,继续把“RSS Feed”译为“RSS源”——“RSS”的译名也是块硬骨头,但其存在认知的强迫性(即优先级别在其相关领域内为最高,你不了解不行),倒也不必翻译。

忽然间,感觉到自己有点缘木求鱼的味道,“Feed”的创造者取象于“Feed”而已,可类同于“Stream”和“Channel”,我又何必耿介于“Feed”与“馈”的对应性?想到这里,“Feed”与“源”在词义上的龃龉,却在“RSS Feed”这一技术概念范围内前嫌尽释。于是,“源”作为“Feed”的中文译名,在无其他有力竞争者的情况下,卫冕胜出。

增补:Herock又发文《再问Feed译名-抛砖引玉》认为“订阅地址”虽然听起来与“Feed”相去甚远,但用来替代这个难译的词,还是挺合适的”。

我认为这个选择未尝不是一个通俗化译名方案。想想来,报刊发行者通过邮政系统的邮递员将报刊分发到订阅用户手中,而用户是根据统一编号的订阅号码来订阅的。而Blog时代的每个Blogger都是一个具体而微的报刊发行者(同时兼有报刊作者、编辑等角色于一身)。于是,“RSS Feed”的角色对应者正是这样一个“订阅编号”,不过因为“RSS Feed”是以XML规范使用的是更为通用的URI(Uniform Resource Identifier,统一资源标识符)以网址形式对外提供,故而对应译为“订阅地址”是可行的。

其他议论:
《Feed译名》:”馈给””红豆”
《Feed:你的中文名到底该叫啥?》:”信息点”

迦摩罗人的故事

2005年9月29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kamala,也是梵语,中文翻作迦摩罗,来源于佛经典故。在《kesaputia》经中提到,佛陀有一次到萨罗国一个叫做奇舍子的小镇去访问,那镇上居民的族姓是迦摩罗。他们听说佛陀来了,就去拜见他,向他说:“世尊,有些梵志和出家人来到我们的村子,他们只解说弘扬他们自己的教义,而蔑视、非难、排斥其他教义。然后又来了其他的梵志出家人,他们也同样的只解说弘扬他们自己的教义,而蔑视、非难、排斥其他教义。但是对我们来说,我们一直都怀疑而感到迷茫,不知道在这些可敬的梵志方外人中,到底谁说的是真实,谁说的是妄语。” 于是,佛陀给了他们如此的教诫:“是的,迦摩罗人啊!你们的怀疑、你们的迷茫是正当的;因为对于一件可疑的事,是应当生起怀疑的。

  迦摩罗人啊!
   1、你们要注意不可被流言、传说、及耳食之言所左右,
   2、也不可依据宗教典籍,
   3、也不可单靠论理或推测,
   4、也不可单看事物的表象,
   5、也不可溺好由揣测而得的臆见,
   6、也不可因某事物之似有可能而信以为实,
   7、也不可作如此想:‘他是我们的导师。’

  迦摩罗人啊!只有在你自己确知某事是不善、错误、邪恶的时候,你才可以革除他们……而当你自己确知某事是善良的、美好的,那时你再信受奉行。”

摘引自:《黑客帝国》三部曲完全解读手册之序

尼采言:艰苦的自我驯育,艰苦的自我防御。

Zeitgeist of the Third Colonialism

2005年9月26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Internet is the shadow of this era.

It is not the pursuing for fortune itself but the means for fortune that sentencing its property.

Google walked out the first step, and most others still shamelessly seek their personal gain.

For what, is the Zeitgeist of the Third Colonialism.

阿基米德之死——不要弄坏我的图!

2005年9月21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阿基米德之死常常为人津津乐道:公元前212年罗马军队攻入锡拉库萨,并闯入阿基米德的住宅,看见一位老人在地上埋头作几何图形,士兵将图踩坏。阿基米德怒斥士兵:『不要弄坏我的图!』士兵拔出短剑,刺死了这位旷世绝伦的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竟死在愚蠢无知的罗马士兵手里。

感于新闻《我国大使馆回应称遭炮击渔船并非“非法捕鱼”》

访客brick言:“Noli turbare circulos meos.”直译大概就是“别碰我圆”。那么翻成“不要弄坏我的图”有点不对劲。

安提戈涅的抉择

2005年8月19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伊斯墨涅:“你真的要去埋葬我们的哥哥吗?”
安提戈涅:“我要对哥哥尽我的义务,也是替你尽你的义务,我不愿意让人们看到我背弃我的哥哥。”
伊斯墨涅:“可是克端翁的禁令已经颁布了啊!”
安提戈涅:“他没有权利阻止我埋葬我的亲人。”
伊斯墨涅:“姐姐啊,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如果我们触犯法律,违抗国王的命令,就将被人们乱石砸死,会死得比哥哥更凄惨。我们处在强权的控制下,只好服从这道命令,甚至更严厉的命令。因此我祈求鬼神原谅我,既然受压迫,我只好服从当权的人。”
安提戈涅:“我不求你也这样做,你打算做什么人就做什么人吧,我却要去埋葬哥哥。我遵守神圣的天条而赴死,我将同我们亲爱的哥哥在一起,亲爱的人陪伴着亲爱的人,我将永远躺在那里。至于你,只要你愿意,你就藐视天神,藐视天条吧。”
伊斯墨涅:“我并不藐视天条,只是没有力量和城邦对抗。”
安提戈涅:“你可以这样推托。不说了,我现在要去埋葬我最亲爱的哥哥!”

安提戈涅的故事在东方也有交相辉映的姐妹,就是聂荣。

聂政去刺杀韩累,暴尸于市。后来聂政的姐姐聂荣听说有刺客刺杀了韩相而被暴尸街头,就怀疑是自己的弟弟聂政所为,于是聂荣立即动身到韩国去探询究竟。聂荣到达聂政的暴尸之处后,认出了自己的弟弟,大哭。聂荣对围观者说:“这是我的弟弟聂政,他受了严仲子重托来刺杀侠累。为了避免株连我,竟然自破面相。我不能连累聂政的声名啊。”然后聂荣哀恸而死。

后人以此故事做成大型古琴曲《广陵散》,汉魏时期相和楚调弹曲之一,最早见於《神奇秘谱》。此曲气魄深沉雄大,曾有书评说“怨恨凄感处,曲调凄清轻脆,忧郁慷慨之处,又有雷霆风雨、戈矛纵横之气势。”嵇康临刑前曾索琴从容弹奏此曲以寄托,从此广陵散绝。

我能说什么?刺客?侠?士之怒?不、不、不。我们各为其主,“主”乃“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