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人物:林赞松传奇

2010年9月27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姓名:林赞松
网名:halin
年龄:1971年出生
籍贯:浙江乐清湾
简介:拥有上万个精品域名,旗下不乏价值数百万美金的国际域名,比如voice.com,365.com。他也是国内最先利用注册商接口去抢注.com域名的人,365.com就是如此得到的。

旗下企业:

银点(www.silverclicks.com.cn) 成立于2005年3月,是国内首家提供域名流量价值转化的专业服务商。作为国内域名流量价值转化的先驱,银点已经成为国内域名停放行业的标杆。服务的域名超过两百多万个,每月域名访问量超过1亿。长期的域名流量价值研究,特别是中文流量,使我们了解如何优化和提高域名收益,使之达到收益最大化。

名商网(www.dnbiz.cn) 中国领先的域名交易网站,专注于为企业客户提供从域名策略到域名获取的全方位域名解决方案及服务,其国内公司坐落于电子商务之都杭州,网站于2005年上线运营,目前有数万名客户在名商网进行域名交易。名商网给域名卖方提供所有关于域名出售的服务,包括域名展示、域名价值评估,域名交易担保中介,域名委托出售经纪,域名在线拍卖,域名争议仲裁代理、域名司法诉讼顾问和必不可少的域名停放业务。名商网提供给企业客户所有关于域名获取的服务,包括域名选取策略,域名价值评估,域名交易担保中介,域名委托购买经纪,域名在线拍卖,域名争议仲裁代理和域名司法诉讼顾问。2008年,名商网实现营业收入1400 万,有超过200多万的域名利用名商网的停放服务来增值。
» 阅读更多: 域名人物:林赞松传奇

域名人物:郝鹏传奇

2010年9月27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郝鹏自述》

  郝鹏,男,出生于70年代一个寒冷的冬日。

  爱好读书,主要是科幻小说(很喜欢《银河英雄传说》和倪匡作品)和现代文学(不大看翻译作品)。一些老的漫画(《龙珠》、《机器猫》等)也喜欢看,对《幽游白书》推崇倍至。其他嘛,听听音乐(基本只听老歌如BEYOND、张雨生和罗大佑)、看看影碟,休假出去旅游(虽然机会越来越少)。

  小时侯非常喜欢看书。翻烂过一套《丁丁历险记》小人书。十几年后听说一套老版的丁丁能换一套三居室时后悔不迭。还喜欢电子游戏。不过基本不去游戏厅,只玩任天堂的家用游戏机(俗称“红白机)。魂斗罗1代、2代基本都能用一条“命”打穿。认为当时最优秀的游戏是“超级玛丽3代”。后来PC上有了FC模拟器,特地把一些老GAME如“赤色要塞”、“绿色兵团”等找来重新大战一番,倍感亲切。

  小时候印象深刻的电视剧有《大西洋底来的人》、《神探亨特》、《排球女将》和《警犬卡尔》等。还有个小孩片叫《恐龙特急克塞号》,现在看来特幼稚,哈哈。动画片有《蓝精灵》、《变形金刚》、《鼹鼠的故事》、《兔子,等着瞧》和《花仙子》等。希望以后能有足够的money和时间把这些找来重温一遍。

  小时候常常幻想如果自己也能有一个机器猫该有多好。长大以后慢慢明白一切都得靠自己才行。

  曾无数次步行或骑车穿行于北京城的大小胡同。现在灯红酒绿的什刹海已经不是当年我和爸爸一起游野泳的那个什刹海了。我的奶奶家是西城区赵登禹路的一个小院子,那里有我的快乐童年和深深的感情寄托。在“禁放”实行之前,每年大年三十之夜,院门口的路灯都被鞭炮的声浪震碎。

  电脑游戏是我学习计算机的启蒙老师,DOOM、天使帝国、仙剑奇侠、大富翁都曾令我爱不释手。玩了两年就不怎么玩了。很怀念DOS的黑白界面。对自己当年狂记“dir”、“del”等DOS命令的毅力表示钦佩(虽然目的主要是为了运行游戏)。

  1996年开始接触互联网,从此为之投入极大的热情。最早是瀛海威那种需要客户端软件的BBS,中继线很少,常常需要不停拨号很久才能上去。类似IHW的当时还有昂兰、赛博。还试用过DOS下的几个BBS,但中继线实在太少了。为解决在家上网时别人打不进电话的问题,特地装了第二条电话线作为上网专用(太奢侈了!需要反省^-^)。每天自费上网数小时。当时网费平均6~10元/小时,电话费也比现在贵。真要感谢我开明的父母。现在想想真是疯狂。

  我的学生时代一直很迷茫,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要学习那些注定一辈子也用不上的东西。现在似乎明白一点了。但还是不清楚我的青春到底是不是被耽误了。也许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很重要了。因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估计是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了。就这样吧。

  在大学里,除了多认识几个英文单词外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大量而广泛的阅读报刊和图书是我主要的知识来源。理想渐渐清晰。

  曾先后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和网络通信企业工作过不等的时间,对传统媒体、网络媒体、通信产业和软件产业具备一定的了解和认识。

  在某教育网站的任职虽然短短一年多(1999~2000)便因众所周知的原因而告终,但仍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令人激动不已的一段时光。我为能亲身参与第一次席卷全球的.COM风暴而自豪。

《域名城第三届网络品牌交流会暨域名城11周年庆典现场发言稿》2011.8.18

大家好。今天高朋满座。非常荣幸得到大会的邀请。大会议程上写我是“域名专家”,不过当着这么多嘉宾的面,这个称呼实在是不敢当,作为一个不从属于任何单位的独立域名投资人,这几年承蒙圈内朋友和媒体朋友的认可和厚爱,赋予了在下一些虚名,实际上内心深处很是诚惶诚恐。既然大家抬爱,那么我也愿意义不容辞地为域名投资这个行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

回到今天的话题,域名城成立11周年。我记得2000年前后,中国诞生过许许多多的网站,人人网、找到啦、中文热讯、8848、myrice、chinaren、fm365……等等等等,其中坚持到今天而没有改头换面的很少很少。然而,域名城做到了。这么长的时间,虽然经过多次升级改版,但我的ID从来都不需要重新注册,用户资料也从来没有丢过。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

对于域名城这十一年、历经前后三代领导人所开创出来的局面、所创造出来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对比之下,虽然我的个人网站haopeng.com是1999年8月开通的,这个月已经是十二周年,比域名城还多一年,但所做到的也仅仅是存在了十二年而已,与域名城比起来的差距完全是天上地下。这充分说明了团队作战的优势,老话说得好: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当然这是玩笑话,域名城的团队里绝对没有一个臭皮匠,个顶个都是行业里的精英。

话说回来。域名投资这件事,放在改革开放以前就属于投机倒把,不过好在前两年投机倒把罪已经被取消了,现在域名投资应该归属于现代流通业加上高新技术产业,不管怎么看都属于政府鼓励的行业。这就是时间带来的进步。

时间带来的改变还有域名应用的变化。先说后缀,上个世纪有一段时间最受欢迎的后缀其实不是.com,而是.net。比如当时的8848.net、tiexue.net、pchome.net、cyol.net等等,后来随着.com的流行,这些网站又纷纷收购了对应的.com域名。再有就是前缀的变化。早年间在国内比较流行的是英文类的、创意类的、字母缩写类的,现在逐渐过度到了目前的汉语拼音占据主流的局面,这方面的更换域名的案例很多很多,比如土豆、起点、优酷等等,不一一列举。

时间带来的改变还有域名使用者对于域名价值的认识。在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企业家们由于时代的限制,对于信息化的概念了解很薄弱,更别提域名这个他们从来没有学习过的东西。让他们接受花钱来购买域名这么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很困难的。2000年以后就好多了,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企业家们开始当家作主,他们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亲眼目睹了近二十年来信息技术对生活带来的改变,其中很多人正是中国信息化进程的参与者、推动者,他们正是目前域名市场里最高端案例的缔造者。未来,将走上商业舞台的是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企业家,他们是用着电脑上着网长大的一代人,他们熟悉网站域名就象熟悉手记号码一样,没有距离,没有隔阂。他们将是未来域名市场中最主力的消费者。

前面说的是大的宏观方面,后面说一些小的方面。时间带来的改变同样给了域名城这样的公司以发展壮大的机会。因为一个域名交易案例的完成,不仅仅需要买卖双方对于域名价格达成一致,具体交易方式等操作细节也很重要。这个我是有切身体会的。早些年,国内还没有专业的域名交易中间商,所以究竟是先付款还是先过户就成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还有合同的问题、发票的问题等等等等,常常需要不止一次的谈判与磋商。再加上以前域名过户手续很繁琐,需要填写各种表格、提交身份资料,在注册商的公司里能有那么一两个人帮着向买家解释一下就算不错的了。很多时候买家因为不放心,不得不千里迢迢来到北京来当面交易,一手交钱一手过户,劳民伤财,很不低碳。更何况还得冒着交通工具不安全的风险,你懂的。总而言之,在当时,能够顺利完成一次域名交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好在后来逐渐出现了象易名、名富、琥珀这样具有在线自由过户功能的注册商,造福了广大域名投资人。更重要的是又陆续出现了象域名城、金名网、名商网这样能够为域名交易提供一条龙服务的专业机构,从此以后,域名投资人的工作就很简单了,基本就剩下两件事:一是在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价格进货,二是在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价格出货。也就是投资眼光的问题了。

最后聊几句经常被其他域名投资人问到的问题,也就是哪些品种具有投资潜力的问题。在去年五月份举行的第五届中国互联网站长年会上我做过相关发言,当时也是王春雷主持的。当时我表示比较看好的品种是电子商务类、与实体经济、衣食住行相对应的行业类、产品类、服务类域名。之后的一年,市场的反映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我的判断,从公开的市场案例来看,zuche.com、jiaju.com、xiezilou.com等域名的成交正是此类代表。就新浪一家公司来说,截止目前已经几乎垄断了房产类最顶级的几个域名包括fangchan.com、dichan.com、jiaju.com、xiezilou.com、leju.com等。所以,未来的一段时间我个人仍然是看好此类域名。

当然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同,投资路线也是因人而宜。富二代有富二代的玩法,草根有草根的玩法,高开高走有高开高走的玩法,四两拨千斤有四两拨千斤的玩法。这些就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了。域名投资是一门学问,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每个人都需要自己付出时间与金钱的代价才能找到真正属于你自己的投资经验。总之一句话,只要大家坚持量力而为、知足常乐的投资原则,我相信,条条大路通罗马。

时间关系,长话短说。域名做为新千年崛起的投资品种,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无数的案例让我们有理由相信,域名服务及域名投资行业的前景必将一片光明。最后,祝域名城及其他域名服务商们日进斗金,祝域名投资人们一米发,祝所有在场的嘉宾及观众财源广进,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谢谢大家。

郝鹏
2011-8-18北京翠宫饭店

《域名炒客——一个域名挣不到千元就算赔 – 原为IT从业者 凭借眼光建网站 个性名称揽顾客 倒腾十年没玩够》 2010.12.12 法制晚报 – 人物周刊 本版文/记者徐天  实习生高春洁  制图/刘江

http://www.fawan.com.cn/html/2010-12/12/content_279560.htm

  看新闻、浏览网站、通过业缘关系咨询朋友、看准了便下本金投资,不用坐班、没有同事……对于33岁的郝鹏来说,这就是他工作的全部。
  他炒的不是股票也不是房子,而是域名(互联网上企业或机构间相互联络的网络地址)。从他投身这一行到现在,已有整整十年光景。
  域名就像文物,投资时纯看个人眼光,郝鹏这样为自己的投资品下定义。有些域名积压在个人手里,一直卖不掉。有些域名却行情看涨,买卖间差了几十倍甚至百倍。
  “我充其量只是一个中小型投资者。”在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十年后,郝鹏十分平静,缓缓说起了他一个人的职业旅程。

  开端 凭借兴趣把名字注册为域名

  11年前,毕业一年的郝鹏是一名IT从业者。每天与网络打交道的他,比谁都更多地接触域名。那时,他月收入3000元,算是高收入。
  他凭着自己的兴趣,注册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域名,以他个人名字命名的“haopeng.com”。“1000元可以买两年。”他第一次从工资中拿出三分之一,来完成人生的一个小小梦想。
  那时,他完全没想到这是一个可以持续并且赚钱的行业,他只是觉得用名字来命名一个网站,是一件很帅的事。
  然而,同年年底,“business.com”这个域名在美国以750万美元成交,成为了域名交易史上的一段奇谈。还有人说,在几年前,投资者一共花了60万美元买了china.com、hongkong.com和taiwan.com的域名。
  这些故事刺激了一些人投身到这个在中国尚不成气候的行业,有先见之明的人开始投注大笔资金,注册域名。上至中国的省份县市,下至日常生活中的物品,以及数字英文,都被大规模注册。
  这些人中,就包括郝鹏。2000年时,域名的价格已从一千元左右使用两年,下降到五六十元使用一年。
  于是,他开始每个月固定从月工资中抽出一些资金,注册域名。许多都是个人的爱好,他想着日后要自己经营这些网站,投资性质的域名比例并不高。

  盈利 第一桶金赚了近百倍

  2001年初,郝鹏卖出了人生的第一个域名:gaofeng.com。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买下的域名真的可以挣钱。
  五六十元的投资,而卖了5000元,近百倍的利润,让郝鹏尝到了甜头。
  于是,他开始每个月从3000元的工资中抽出一千到两千元注册域名,产品、常用词、日常用语的双音节词成了他投资域名的主要拼写来源,如“lixiang.com”(理想)、“jixiang.com”(吉祥)等。
  但很快,他发现,并不是所有域名都能卖得又快又好,这是一个长线投资,投资者必须能耐下心来,因为域名这个东西完全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别人并非一定要买这个域名不可。
  这一年来,网络新词越来越多,比如“山寨”这个词的域名,购买者应该持有很久了,始终没有太火。
  随着这个词最近几年被赋予了新的含义,这个域名的点击量也增加了。
  对这些词,郝鹏有自己的判断模式。郝鹏认为,做这类投资,得找出较好的时机、找准价位抛售,相对而言更为麻烦。他不太想投资这类域名。

  转折 勉强“保本”遭遇互联网低迷期

  2001年至2005年,全世界迎来了互联网的低迷时期。郝鹏坦言,那几年,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别提挣钱了。
  “守得住的人,熬过那几年,就能赚回来。但那会儿,业内很多人都放弃了。”他坚持了下来,因为这期间,一件事给了他希望。
  2004年前后,一个年轻人来找他买域名,只说自己是普通的毕业生,几个朋友合伙办公司,想申请“tianji.com”这个域名。郝鹏念其创业艰辛,并没有漫天要价,几千元就将域名转手。几个月后,待郝鹏再登录这个网站时才发现,买下这个网站的人竟然是新浪的前副总裁。
  “我一下子就受到了鼓舞,这说明我的眼光得到了IT界名人的赞同。”他说。
  郝鹏放平了心态,只将这个行业作为自己的副业投资。有正经工作的他,始终相信自己的眼光,一直坚持每年2万左右的域名投资,但已经并不急于转手。
  随着砸得钱越来越多,周围的朋友觉得他是个怪人,并且不理解他的行为,但令他欣慰的是,他的妻子一直尊重他的爱好,给他鼓励。

  振奋 辞去工作全职倒腾域名

  2005年对互联网行业而言,是标志性的一年。百度公司、盛大公司在美国挂牌上市,在中国低迷许久的互联网迎来了黄金年代,域名市场随即被带动。
  从此,郝鹏基本每年都可以赚二十万到三十万元左右。2007年,看好这一行业的郝鹏选择从原单位辞职,一心在家做域名投资。
  有时,仅仅一个域名就可以为他带来六位数的收入,比如“shipin.com”(食品)和“weixiu.com”(维修),他甚至给自己规定,如果一个域名的纯收入不能达到四位数,那么他的投资是失败的。
  说起自己投资过程中最遗憾的一个域名,莫过于今年年初投资的“feichengwurao.com”(非诚勿扰),同时期,郝鹏投资了一系列为婚庆网站打造的词语,包括喜结良缘、百年好合等。正巧,电影《非诚勿扰》作为贺岁片,使得这个域名火了一把。因为担心这个词语的流行仅是一阵子,于是趁着今年年初电影的余热,郝鹏将域名出手,价格仅是几千元。
  没过多久,某台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红遍全国。紧接着,冯小刚要拍《非诚勿扰》的续集,马上就要上映。
  “如果这个域名放到现在卖,六位数肯定有了。”郝鹏有些后悔自己的急躁,但又不得不承认,即使下一次碰到类似的情况,这种在网络上走红的词汇所符合的域名,他仍然会尽快出手。因为他并不能预知,过了这个“村”,下一个“店”在何方。

  纠结 规避抢注讨厌被叫“玉米虫”

  在域名行业里摸爬滚打数十年,郝鹏的内心并非没有经历过纠结。
  近几年,一些被称为抢注的事件频繁发生,例如注册一些知名人物的名字拼写为域名,再高价卖给其经纪公司或本人,以期获取暴利。
  这使得郝鹏和他的同行们屡屡受到质疑。
  “其实先注先得和抢注之间的界限很模糊。”有些人可以通过当下的热点、新鲜词汇和流行风来判断接下来会火的域名,这个就是先到先得。但是,有一些新入行的人,就会铤而走险,游走在法律和道德的边缘,通过注册名人姓名的域名来获取收入。
  不过,这类人通常会遭到社会舆论和道德感的强压,因此,即便市场竞争激烈,郝鹏也始终十分规避“抢注”这样的事情。“我不喜欢听别人叫我们‘玉米虫’,我很抵触。”
  此外,政策的变化也对这个行业产生着影响,例如,2009年12月,个人不再可以注册“cn域名”,一些靠注册这种域名赚钱的人,只能转投别的域名,重新研究。而有的曾经个人手里拥有“cn域名”网站的人,则可以趁此大赚一笔,卖给二级域名投资者。
  幸好郝鹏一直投资“com域名”,极少关注“cn域名”,因此,他并没有太多的悲喜。
  他希望大家能将域名的买卖看得和买卖股票、房产一样正常,从而将他们这类投资者看淡。

  前景 竞争加剧仍看好这个行业

  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域名投资人已从最初的几十人扩展到了几千人甚至更多的队伍。目前,大家能想到的双音节、三音节词语拼写的域名基本都已被注册完毕。今后新注册的域名只会越来越长,甚至越来越难记。
  郝鹏的工作方式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开始关注个人手里持有的比较好的域名,如果有投资价值和上升空间,他也会从别人手中买下。同时,他也关注一些刚刚开发的市场,比如五音节词“手机充电器”、“电动自行车”等。
  现在,网络上的新兴词汇、娱乐节目或电影里的台词,也是他注册域名时要参考的对象。
  郝鹏告诉记者,按照目前的市场,他仍然觉得市场没有饱和,整个域名投资产业在中国仍处于上升期。“我是抱着长线投资的理念的。”最终,郝鹏依然坚定了这句话。

  挣钱流程全揭秘
  
  看域名的含义、长度,有无开展电子商务的可能。
  注册新词,或从他人手中购买一些较为不错的域名。
  在个人官网上打出广告。
  当面交易或远程交易。偶尔会通过中介机构联系。

  人物介绍

  姓名:郝鹏
  年龄:33岁
  曾经职业:IT从业者
  炒客经历:10年

《一个“米农”的淘金十年——探秘域名投资人生活》2009.3.29 北京晚报

  17版 http://newepaper.bjd.com.cn/bjwb/html/2009-03/29/content_130801.htm

  18版 http://newepaper.bjd.com.cn/bjwb/html/2009-03/29/content_130803.htm

  探秘域名投资人生活

  要说今年春晚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节目,非本山大叔的小品《不差钱》莫属。许多人并不知道,这个小品不仅捧红了小沈阳,也给另外一个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益。他就是注册了“不差钱”域名(www.buchaqian.com)的域名投资人郝鹏。日前,他已经将这个域名成功转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几十元赚回几万元。在网上,域名有时候被戏称为“玉米”,而域名投资人也就成了“米农”,郝鹏就是众多“米农”中的一个。财道调查将带您走近这些神秘的域名投资人群。

  “不差钱”域名卖了好几万

  今年1月,离牛年春晚不到一个月的时候,郝鹏每天手头增加了一个任务,对京城各报的文化娱乐版至少看上一个来小时,每次彩排新闻他都一个字儿不落地细细梳理。“这里面有商机呢”,郝鹏神秘地一笑。

  也就是在春晚导演郎昆都不知道赵本山的小品到底上哪一个的时候,他从赵本山排练的小品中注意到了“不差钱”。第一直觉告诉他,这个东北特色浓郁的词汇非常可能一炮走红,于是注册了“不差钱”域名。据郝鹏介绍,在春晚开始之前这个网站访问量并不大,每天仅有一两百次的点击,但从1月26日起,网站访问量每天都会突破一万次以上。3月上旬,他已经将这个域名成功转让,尽管没有达到他10万的转让报价,但是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的几十元投入就给他带来了几万元的实在回报(具体数字郝鹏不愿透露)。

  一个域名转让费不低于四位数

  今年32岁的郝鹏是北京人,大学的专业是工业管理。从1995年开始他就接触了电脑,当时叫286。大学毕业后,进入网站工作的郝鹏有了更多接触互联网的机会。1999年,他就注册了自己名字的英文域名,当时两年1000元的费用也几乎耗费了他将近一个月的工资。朋友们惊了,指着他问:“你是不是有病?你疯了?!”他则坚持:“看好前景,就是觉得互联网早晚会改变人们的生活。”从2000年开始,域名注册的费用有了很大幅度的下降,郝鹏每个月工资的一半用来注册域名和续费,按说当时工资已经3000多块钱的他挣得并不少,但他坦承,“当时压力很大”。

  2001年开始,他有了第一笔域名转让的收入,一个www.gaofeng.com的域名给他带来了几千块钱,尽管还不能做到收支平衡,却更加坚定了他走下去的信心。随着当时互联网进入低迷阶段,很多不错的国外域名由于没有续费而可以重新注册,他抓住机遇扩大了自己的注册量,由于他的用心,转让费用也“很少低于四位数”。大多数时候,转让域名只要双方约好去代理商那里就可以办理。但是有的时候,为了一个域名的转让还要去外地见面,郝鹏就经历过一次去上海的转让经历,对方竟是一家国内著名网游企业。

  说起域名的购买方,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据郝鹏介绍,在他经历的域名转让过程中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购买方通常都有一个固定的模式:首先,买方并不直接现身,通常都是委托一个中间人出面;其次,这个中间人通常都会讲一个故事,这一点和古玩的收藏有点类似,区别是不讲古代故事,而是讲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打算自己创业,而他选择的行业正好和卖方手中的这个域名非常合适,希望对方能够支持而转让;最后,就是进入了正题,要拼命压低转让价格,使转让尽快成功。刚开始的时候,郝鹏都信以为真,后来时间长了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故事,真正的买方既有国外上市的大公司,也有知名的艺人。

  比记者还灵敏的新闻嗅觉

  2007年,自称“打工生活前景不明朗”的郝鹏辞职回了家,成为了一名专业“米农”。说起做专业“米农”的感受,郝鹏直言“太幸福了”,他这样描述自己的一天:尽管不用按时上班打卡,郝鹏却并不睡懒觉。通常,他每天7点多就起来,洗漱吃早点之后,就是打开电脑,看最新的当日新闻。在这一点上,“米农”会比一般的人有更多的新闻敏感性。

  然后,有时候他会看看电视里转播的NBA球赛什么的,或者从电视新闻中获取一些新线索。他的太太也是个自由职业者,平时会帮他打理两个人的股票等投资,中午的时候,两个人一般会在家里吃饭。下午,上网还是郝鹏的主要工作。偶尔,他们也会在家里看看DVD什么的,放松一下。

  每年20多万元进账

  郝鹏坦言,自己很少做短线的炒作,基本上长期持有的域名居多。因为原来他每天在公司上班,如果有一个域名需要转让,那么就要和公司请假,至少花上半天的时间跑去和客户办理过户等相关事宜。如果这个域名只带来几百元的转让费,对于他来说就是失败。后来,郝鹏给自己定下的原则是,如果一个域名的转让费没有达到4位数,这次注册经历就不是成功的。

  事实上,他每年能够从域名转让稳定赚到20多万的收入,才更坚定了他的信心。于是,不断有人找上门来要买域名,其中www.shipin.comwww.weixiu.com都创造了6位数以上的转让价格。

  4年不“开张”开张就800万欧元

  郝鹏自认为业绩马马虎虎,来自珠海的钟先生才算能人。钟先生也是大学毕业后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接触了域名。从2001年开始,他通过朋友的介绍开始了.com和.net的域名注册。和很多“米农”一样,他最初也走了一些弯路。幸运的是,他除了注册域名以外,还用心经营着一个自己注册域名的招聘类网站。

  2002年,还在公司上班的钟先生花2000多元从深圳的一个程序员手中购买了一套招聘系统的软件,他一边上班,一边维护自己的网站。在2006年底,爱尔兰网络招聘集团看好了钟先生的招聘网站前景,于是,投资800万欧元和钟先生进行了合作,这在整个“米农”圈引起了巨大的反响,钟先生也成为众多“米农”在创业领域的偶像。

  现在,钟先生已经离开了自己创建的招聘网站,参与投资了一家体育用品在线销售网站的经营,而且他也在逐渐淡出着“米农”圈。钟先生目前并没有特别多地注册新域名,而是以老域名的续费为主,但他作为“米农”的创业经历还是鼓舞着众多新“米农”。本报记者侯振威

  详解“米农”理财之道  独家披露域名投资秘笈

  “米农”现状:从贫民到邦主

  中国的“米农”到底有多少,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权威的统计。记者从我国最大的企业互联网应用服务提供商中国万网(www.net.cn)了解到,目前该网站已经有用户100万以上,其中二三十万为活跃用户。中国万网的产品副总裁宋瑛桥告诉记者,该企业已经为用户提供了500多万个域名注册服务,他们开通的400免费呼叫热线24小时都会接到用户的咨询电话,每天都会有几千个呼入量。当然,大多数万网的用户还是在做自己的企业网站,并非“米农”。

  而专门从事域名二级市场交易的网站“域名城”(www.domain.cn)就是“米农”的天下了。据该网站总裁王春雷介绍,“域名城”目前有注册会员14万,每天发帖量超过一万条,国内80%的“米农”经常在此出没。就在和记者见面的前一天,王春雷还在深圳出差,而见到的人就是各种等级不同的“米农”。说到等级,在“域名城”论坛上还有着严格的划分,没加入的会员是“流浪汉”,“流浪汉”注册成会员入城后即随着积分经验的增加而不断的升级为贫农、米农、米商、富商、元老、邦主等级别,各级别均有不同的待遇。记者在“域名城”看到,该网站待拍卖的域名中既有起价为1元的www.3899.com.cn,也有起价2000元的www.budalagong.com,可见不同域名的价格有着天壤之别。

  普通“米农”日子艰辛

  因为17版提到了两名成功的“米农”代表,很容易让人产生投资“玉米”获利容易的感觉。如果您以为种下“玉米”就有收成,“米农”的日子都这么好过那就大错特错了。

  在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小魏就是普通“米农”的代表,受到朋友的影响,小魏也在一年前成为了“米农”,业余时间他没少钻研“玉米”的播种之道,千把块钱的投入虽说不多,也注册了几十个域名,有些还是很巧妙的。但由于没有太多的时间进行打理,又缺乏一些推广的技巧,到现在,他的域名一个也没有卖出去。由于初次注册的费用只管一年,现在,几十个域名的续费压力让他开始犹豫是不是还要把“米农”的日子坚持过下去。

  连上面提到的成功创业的钟先生也经历了很多“米农”最初走的弯路。他告诉记者,最初自己注册了很多诸如:tel110、tel120、tel168等等域名,而且连后缀也都一并注册完成,当时的价格应该是在每个每年150元左右,这样总计下来钱也没少花,可是后来发现一个都没有卖出去。听起来像110、120、119、168这样的电话特服号应该很多人感兴趣,可实际操作中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老“米农”忠告:谨慎入市

  2月底,一件大宗的域名转让事件鼓舞着众多“米农”,www.gaokao.com以380万元成交,出让方是福建泉州的投资者杨毅。而域名的新主人叫学而思集团,他们在长达两年的艰苦谈判后,借经济危机成功地将该域名由最初报价700万元砍至380万元成交。虽然不时有这样的消息传来鼓舞人心,但还是那句话,如果因为这些成功的案例就认为域名投资赚钱很容易就大错特错了。

  郝鹏希望借本文提醒投资人注意风险,因为域名投资不像投资房产和艺术品,一次性投入就可以实实在在得到实物,每年的续费压力和初次注册时相比费用只多不少,像他目前手中的几百个域名每年的续费金额也要两三万元。而他在鼠年春晚后及时注册的“为什么呢”(www.weishenmene.com)域名由于没有合适的出价,到现在还在自己手中。

  新手域名投资秘笈

  据“域名城”资深网友“福建米商”介绍,作为新手,要冷静思考自己可以投入多少,做多大的规模。在“米界”里,投入3万至5万是“小米农”、投入5万至20万是“中米农”,投入20万以上是“大米农”。新“米农”可以计算一下自己可以投入多少,量入为出,这样才能不至于亏得太厉害或钱全打了水漂。

  注册域名时,首先要看这个域名有什么对象需要,越多人要,域名就越有价值。他奉劝新手不要注册那种孤芳自赏的域名,比如:sina8.cn、yahoo35.com等等,要有商业价值,有商家会用的域名。其次,要尽量注册“短米”,“短米”是硬货。当然也不是随便乱注册的,要掌握市场行情,用批量查询工具查一下,看看同类的域名还有多少,如果这类的域名比较多,就要注册好的。第三,要有半年到一年锻炼眼力的时间。新手不知道哪些域名是有价值的,哪些是没有价值的,这就要多看、多听、多学,经常到论坛上看帖,听听市场的预测,最好是拜一位有经验的米农做老师,这样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学费。

  域名类型 注册价格(元)

  .com/.net/.org 139
  .cn/.com.cn/.net.cn/.org.cn等 100
  .mobi 180
  .biz 220
  .info 220
  .name 88
  .me 320
  .cc 400
  .tv 500
  .asia 160
  .hk 350
  .tel域名(抢注期) 3300/3年
  .tel域名(预注册期) 150
  .tel域名(正式开放注册期) 230
  中文.cn/.公司/.网络 320
  中文.com/.net/.org 320
  中文.cc 480
  中文.tv 480
  中文.biz 280
  中文.hk 400

  注:这是目前在万网能够注册的域名种类和价格

  链接 域名投资背景知识

  据“域名城”网友“irc”介绍,作为新手,应该重点关注的主要投资类别:.com和.cn域名。这里的“.com”包括“英文.com和中文.com”,英文.com历史最悠久,使用量最大,资源也最为匮乏;因此,“物以稀为贵”,全球的互联网络使用者,从商家到个人,从网站发布者到访客,都在有意或无意地追捧着“英文.com”域名。而中文.com因为母语得天独厚的优势,加上网站名称的暗示和“.com”的大众使用习惯,所以高质量的“中文.com”将会有不错的自然流量。

  而“.cn”同样也包括“英文.cn”和“中文.cn”,英文.cn经过了政府相关部门携国内各大知名注册商多年的大力推广,也培养了大批的忠实用户,培养了相当一部分网民的访问和使用习惯。而中文.cn(中文.中国)近来同样也得到政府相关部门、国内各大注册商、各强势新闻媒体的大力推广,另外考虑到母语使用习惯和该类域名目前资源相对丰富,它也是非常有潜力和值得关注的一个类别。

  新手投资,仍应以“英文.com”和“英文.cn”为主要方向。第一,它们的应用基础最好;第二,它们的续费价格相对低廉;第三,众多商业机构对这两类域名的需求相对来说最强烈。本报记者侯振威

探秘域名投资人:新闻中寻线索每年收入20万 时间:2009-03-29 16:01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侯振威

一个域名转让费不低于四位数

今年32岁的郝鹏是北京人,大学的专业是工业管理。从1995年开始他就接触了电脑,当时叫286。大学毕业后,进入网站工作的郝鹏有了更多接触互联网的机会。1999年,他就注册了自己名字的英文域名,当时两年1000元的费用也几乎耗费了他将近一个月的工资。朋友们惊了,指着他问:“你是不是有病?你疯了?!”他则坚持:“看好前景,就是觉得互联网早晚会改变人们的生活。”从2000年开始,域名注册的费用有了很大幅度的下降,郝鹏每个月工资的一半用来注册域名和续费,按说当时工资已经3000多块钱的他挣得并不少,但他坦承,“当时压力很大”。

2001年开始,他有了第一笔域名转让的收入,一个gaofeng.com的域名给他带来了几千块钱,尽管还不能做到收支平衡,却更加坚定了他走下去的信心。随着当时互联网进入低迷阶段,很多不错的国外域名由于没有续费而可以重新注册,他抓住机遇扩大了自己的注册量,由于他的用心,转让费用也“很少低于四位数”。大多数时候,转让域名只要双方约好去代理商那里就可以办理。但是有的时候,为了一个域名的转让还要去外地见面,郝鹏就经历过一次去上海的转让经历,对方竟是一家国内著名网游企业。

说起域名的购买方,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据郝鹏介绍,在他经历的域名转让过程中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购买方通常都有一个固定的模式:首先,买方并不直接现身,通常都是委托一个中间人出面;其次,这个中间人通常都会讲一个故事,这一点和古玩的收藏有点类似,区别是不讲古代故事,而是讲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打算自己创业,而他选择的行业正好和卖方手中的这个域名非常合适,希望对方能够支持而转让;最后,就是进入了正题,要拼命压低转让价格,使转让尽快成功。刚开始的时候,郝鹏都信以为真,后来时间长了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故事,真正的买方既有国外上市的大公司,也有知名的艺人。

比记者还灵敏的新闻嗅觉

2007年,自称“打工生活前景不明朗”的郝鹏辞职回了家,成为了一名专业“米农”。说起做专业“米农”的感受,郝鹏直言“太幸福了”,他这样描述自己的一天:尽管不用按时上班打卡,郝鹏却并不睡懒觉。通常,他每天7点多就起来,洗漱吃早点之后,就是打开电脑,看最新的当日新闻。在这一点上, “米农”会比一般的人有更多的新闻敏感性。

然后,有时候他会看看电视里转播的NBA球赛什么的,或者从电视新闻中获取一些新线索。他的太太也是个自由职业者,平时会帮他打理两个人的股票等投资,中午的时候,两个人一般会在家里吃饭。下午,上网还是郝鹏的主要工作。偶尔,他们也会在家里看看DVD什么的,放松一下。

每年20多万元进账

郝鹏坦言,自己很少做短线的炒作,基本上长期持有的域名居多。因为原来他每天在公司上班,如果有一个域名需要转让,那么就要和公司请假,至少花上半天的时间跑去和客户办理过户等相关事宜。如果这个域名只带来几百元的转让费,对于他来说就是失败。后来,郝鹏给自己定下的原则是,如果一个域名的转让费没有达到4位数,这次注册经历就不是成功的。

事实上,他每年能够从域名转让稳定赚到20多万的收入,才更坚定了他的信心。于是,不断有人找上门来要买域名,其中shipin.com和weixiu.com都创造了6位数以上的转让价格。

4年不“开张” 开张就800万欧元

郝鹏自认为业绩马马虎虎,来自珠海的钟先生才算能人。钟先生也是大学毕业后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接触了域名。从2001年开始,他通过朋友的介绍开始了.com和.net的域名注册。和很多“米农”一样,他最初也走了一些弯路。幸运的是,他除了注册域名以外,还用心经营着一个自己注册域名的招聘类网站。

其他成功案例:

  • 2008年9月消息:郝鹏的xunren.com以10万元人民币成功售出。
  • 2009年3月消息:郝鹏的buchaqian.com以数万元人民币成功售出。

《注册域名淘桶金》(北京电视台“首都经济报道”栏目2001-02-05播出 | 特别感谢记者冯宣及其同事)

  热闹的网络圈里,其实最热闹的还是网上的人。我们可能都有这样的经验,每天上网都要或多或少地打上几个网站的地址,也就是域名,可见域名在网络中的地位。在今天的网人网事中就为您介绍这么两个人,他们注册域名的目的,除了为自己作个主页之外,还储备了不少准备交易。这一招在满足了自已的兴趣之外,说不准还真能淘到几块金子。

  郝鹏的家里有三个快译通,这可不是送重了的春节礼物,而是在参加前不久举办的域名大赛时得来的奖品。在比赛中,他携自己苦心挑选的40余个域名参加了域名擂台赛项目,虽没有得上一等奖,但也收获不小,有三个顶级域名获三等奖。用他的话说就是,证明了自己辛苦注册的域名是有价值的。要说注册域名,郝鹏也是有些资历的,从99年开始,两年时间,注册了将近70个域名。这个数目作为一个爱好者来说,可是不少了。

  郝鹏最初注册域名完全是出于兴趣,他注册的第一个域名就是自己的名字,haopeng.com。当时报纸上的一则广告吸引了他:“国际域名两年1000元”!.com的价格终于到了能够接受的地步。于是他用相当于当时一个月薪水的现金换来了一张“国际域名注册申请单”,虽然在现在普遍6、70元一年的行情下显得是那么昂贵,但他一点也不后悔。

  郝鹏:当时注册是很贵的,我还是狠心注了一个,开始觉得新鲜,后来发现除了满足爱好外,还可能赚点外块,就也开始在发掘有意思的域名……

  郝鹏,24岁,1995年在就用上了在当时算很不错的486计算机。1996在一位同学的指导下第一次领略了网络的神奇。在发现域名的投资价值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现在他手里的60多个域名每年光续费就得交5000多块,这对于工资不高的他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数目。早点将这些域名出手,成了紧要问题。虽然郝鹏又是在个人主页上宣传,又是上域名交易网叫卖,可两年下来才卖出了一个。在他余下的收藏中,还有不少含意丰富,易懂易记的域名,像什么luodayou.com、Bi3Jia.com、tongdao.com等等。他等着识货的买主上门,好让自己的收藏有个好归宿。

  郝鹏:1个月前,终于卖出了一个域名,卖了5000块。对方还给交了1500块的过户费。虽然比预想的低不少,但在网站不景气的时候,能卖出去,己经不错了……

  郝鹏虽然有60多个域名,也只能算是个业余选手,他的一个朋友从99年6月开始注册域名,到现在己经有上千个了,这还不算卖出去的。他叫尤晓东,在网上都叫他大东。说起开始注册域名的原因,竟和郝鹏同出一辙,也是先注册了自己的名字,dadong.com(注:原节目此处有误,应为dadong.net)。他用这个域名做了一个投资类网站,听说在圈内还小有名气。毕竟有搞投资的经验,投资意识比较明确,采用的注册方法也很讨巧。他经常揣测企业的心理,力求多注册一些企业可能用得着,而又没被人发掘出的域名。这样的域名针对性强,自然卖着容易。与郝鹏不同,他从不费力去网上宣传,而是坐等买主上门。

  —尤晓东:我注册的域名有很多是CHINA开头的,还有很多与企业行业都沾边。不是一味地追求这个名字有多好听,有多少含义。但我从不抢注其它企业的域名,一个是不道德,二是仲裁机构也不允许。

  尤小东,35岁,本职是知名大学的计算机教师,从毕业后一直干到现在。开始注册域名完全出于兴趣,不过注到第10个的时候,就有意识地将它当做一种投资。现在他己经花了十几万元用于给这些域名续费,在期间虽然也卖出了几个,但也就刚刚回本。他可远远没有满足,就等着什么时候网站又火起来了,狠捞一笔。

  尤晓东:投资域名就像做证券一样,得有耐心,我的很多域名可能现在不算什么,在以后几年里,很有可能大幅升值……

  两位工作、经历、年纪各不相同的人几乎同时对注册域名产生了兴趣,而他们对注册域名的看法却大相径庭。一个从兴趣开始,以收藏为乐趣;一个从投资入手,以赚钱为目的。照他们这样玩下去,没准哪天就会暴出一个天文数字般的交易。

  —注册域名成本低,利润高,门坎矮,随便拿点钱就可以开始运作。它比玩股票简单点,比摸彩票难一点,也可以算是一种投资。但凡是投资都有风险,如果注册时不多动动脑子,每年为一堆垃圾域名续费可划不来。

国美电器域名恶意抢注案

北京国美电器公司将北京市民郝鹏起诉至北京市一中法院,起因于郝鹏个人用与其“拼音GUOMEI及图”商标近似的拼音“guomei”注册了www.guomei.com网络域名。4月11日该案在一中院开庭审理。

国美称,“拼音GUOMEI及图”和“国美电器”是国美电器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郝鹏未经许可,擅自将与“拼音GUOMEI及图”商标近似的拼音 “guomei”作为网络域名申请注册使用的行为构成对其驰名商标的复制,而且郝鹏在网站上明确标明“此网址可转让、出租或发布广告”证明其注册该域名的行为是恶意抢注。据此,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请求法院认定“拼音及图 GUOMEI”及“国美电器”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计24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法庭审理中,被告人郝鹏提交证据并答辩称www.guomei.com网络域名的现持有人是他人,该案与其无关。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北京市 内容载明:您好!www.guomei.com建设中,此网址可转让、出租或发布广告,联系人:郝先生,电话:13501293605。为保险起见,E- mail请同时发送下列两个信箱:haopengcom@sina.com,haopengcom@sohu.com。在 www.haopeng.com(郝鹏视线)网站上,载有域名转让或寻求合作的内容,其中包括众多域名及报价。国美公司共支付公证费2000元。

2004年10月18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4)长民三初字 面的过程进行了公证,并制作了(2005)京证经字 载明:“guomei.com”,Diana Lee(meiguo4488@hotmail.com),+86.13646315355,Seoul,138731 KR等内容。

应国美公司申请,本院于2005年2月21日赴北京万网新兴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万网公司)进行调查,中国万网公司向本院提交了 “guomei.com”域名的注册情况,载明:2001年5月26日,在郝鹏ID下注册了“guomei.com”域名,2004年8月13日,郝鹏向中国万网公司提交域名转让协议,将“guomei.com”域名转让予顾琴,同时提交了郝鹏、顾琴的身份证复印件。2004年8月15日,郝鹏向中国万网公司提交国际域名转出声明,将“guomei.com”域名转入ENOM,同时提交了郝鹏的身份证复印件。2004年8月20 日,“guomei.com”域名注册人变更为顾琴,2004年8月26日,“guomei.com”域名转入ENOM注册服务机构。

2005年3月16日,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对(2004)京海民证字第3965号公证书所附录音进行了勘验,双方当事人对该公证书的真实性无异议,在录音中有以下内容:首先从中国万网公司取得“guomei.com”域名的注册人姓名、电话、住址以及域名注册时间、郝鹏视线的(www.haopeng.com)网站,然后与“13501293605”电话联系,对方称其为郝鹏,注册了“guomei.com”域名,该域名可以转让,费用2万元,不包括过户费600元等。

本院认为:本案中,“guomei.com”域名系2001年5月26日注册,并于2004年8月20日从其名下转出,国美公司起诉时 “guomei.com”域名的注册人已不是郝鹏,故国美公司系请求认定郝鹏2001年5月26日注册“guomei.com”域名的行为侵犯原告国美公司的商标专用权及构成不正当竞争。由于域名注册行为是一次性的,而域名的注册状态是持续的,故本案国美公司的此项诉讼请求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根据原告国美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审理的范围涉及“guomei.com”域名是否为被告郝鹏注册,“GUOMEI及图”、“国美电器”商标是否构成驰名商标,郝鹏注册“guomei.com”域名的行为是否侵犯原告国美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及构成不正当竞争,郝鹏应否赔偿原告国美公司经济损失等。

关于“guomei.com”域名是否为被告郝鹏注册。本院认为,根据原告提交的(2004)京海民证字第3964号公证书、(2004)京海民证字第 3965号公证书载明的内容以及本院赴中国万网公司进行的调查,可以认定“guomei.com”域名系本案被告郝鹏于2001年5月26日注册,并于 2004年8月20日从其名下转出,郝鹏关于其未注册“guomei.com”域名的抗辩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国美公司系本案所涉“GUOMEI及图”、“国美电器”商标的专用权人,其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受保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在域名纠纷案件中,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人民法院可以对案件所涉商标是否驰名作出认定。本案中,原告国美公司要求法院认定“GUOMEI及图”、“国美电器”为驰名商标。本院认为,驰名商标是一个具有地域性的概念,有世界驰名的商标,也有仅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内驰名的商标;驰名商标亦为一具有时间性的概念,此时驰名的商标,彼时未必驰名。由于驰名商标是一种事实状态,原告国美公司主张“GUOMEI及图”、“国美电器”商标为驰名商标,其对此负有举证责任,并且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原告国美公司应举证证明在2001年5月26日前“GUOMEI及图”、“国美电器”商标已构成驰名商标。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原告国美公司未能向本院提交充足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2001年5月26日前“GUOMEI及图”、“国美电器”商标已构成驰名商标,故本院对原告国美公司请求确认“GUOMEI及图”、“国美电器”商标构成驰名商标的请求不予支持。

鉴于“GUOMEI及图”、“国美电器”商标未构成驰名商标,“GUOMEI及图”、“国美电器”商标核定的服务类别为第35类广告、室外广告、推销(替他人)等,而计算机网络域名与该服务项目既不相同亦不类似,故依据商标法的规定,郝鹏注册“guomei.com”域名的行为未侵犯国美公司享有的 “GUOMEI及图”、“国美电器”注册商标专用权。原告国美公司关于郝鹏注册“guomei.com”域名的行为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域名作为网站所有者在网络中的名称和地址,其本身具有识别功能,即互联网用户可以凭借域名来区分信息服务的提供者。本案被告郝鹏注册的域名 guomei.com中的“guomei”与原告国美公司第1097721号注册商标“guomei及图”中的“guomei”、第1097722号注册商标“国美电器”中的“国美”文字的汉语拼音“guomei”相同,同时也与国美公司企业字号“国美”文字的汉语拼音相同。从本案查明的事实上看,被告郝鹏对“guomei”不享有任何在先权益,而且被告郝鹏也未向本院说明其有任何注册、使用该域名的正当理由,被告郝鹏在其网站上声明可以转让、出租该域名,转让价格2万元,并且已实际将guomei.com转让予他人,上述事实已足以证明被告郝鹏将“guomei”注册为域名的行为具有恶意。

诚实信用原则是我国民法通则及反不正当竞争法所明确规定的民事活动应该遵循的原则。该原则要求民事活动应符合公认的道德标准,不得损害他人利益及社会公众利益。被告郝鹏恶意将原告国美公司的“GUOMEI及图”注册商标中的“guomei”、 “国美电器”中的“国美”文字的汉语拼音“guomei”注册为域名并进行转让而获利的行为,无偿地占有了原告国美公司的商誉,损害了原告国美公司的合法利益 ,被告郝鹏的行为已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其注册guomei.com域名的行为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包括赔偿损失以及支付原告国美公司为本案诉讼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原告国美公司请求将郝鹏在国际互联网上要约转让guomei.com域名的2万元作为计算损失赔偿额的依据,并无不妥,本院应予支持。另外,原告国美公司为本案支付的公证费应作为其因本案诉讼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由被告郝鹏予以赔偿。

综上,“GUOMEI及图”、“国美电器”注册商标非为驰名商标,郝鹏注册“guomei.com”域名的行为未侵犯国美公司享有的“GUOMEI及图”、“国美电器”注册商标专用权,但构成了不正当竞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二十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1]24号《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第八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郝鹏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本案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二万二千元;

二、驳回原告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被告郝鹏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双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0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燕蓉
审 判 员 苏 杭
代理审判员 侯占恒
二 O O 五 年 六 月 二 十 日
书 记 员 谭北川

域名人物:孔德菁传奇

2010年9月27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姓名:孔德菁
身份:易名CEO
籍贯:福建闽南
出生:1979.11
毕业:漳州大学
微博:http://t.qq.com/kongweb
教育:2003年毕业于漳州大学;
职业履历:

  • 2003.3-2003.9 年 深圳某SP 担任技术总监、市场总监
  • 2003.9-2004.3 年 厦门创办第一家公司 XM.com.cn
  • 2004. 3-2005.3年 泉州合伙创办第二家公司BBSXP.com Yuzi.Net
  • 2005.5至今 厦门创办“易名中国”eName 域名平台

ename创办者120元起步26岁坐拥千万域名资产

第一桶金:120元投资升值100倍

刚刚26岁的孔德菁2003年的时候还在深圳的一家SP(服务提供商)做技术人员,可是随着国家对SP的监管越发严厉,审时度势后他及时选择了离开SP回到了家乡厦门。

没有了工作的他开始思考起自己今后的发展方向,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看到了域名的价值。
» 阅读更多: 域名人物:孔德菁传奇

域名人物:许扬传奇

2010年9月25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许扬,拥有数千精品国际域名,是最会赚美金的投资专家,大量国际域名卖往美国公司,旗下域名自然流量每年都有非常可观的收入,旗下网站以xingkong.com、gz.com为代表。传闻他的域名自然流量累积在一起可以让一个网站Alexa排名直接升至前100名。

许扬:为抢域名辍学的“玉米商” 来源:京华时报

  成长篇

  在互联网界有一群被称为“玉米商”的人,专门囤积、交易网络域名,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富有而神秘,难觅踪迹。27岁的“YOUNG”便是他们中的一员,很少有人知道他到底拥有多少域名,但当海外买家看上某一个被中国人持有的域名时,多数都会找他帮忙,国内的网络投资人想要找一个理想的.com,绕来绕去最终也常会遇上他。然而,见过“YOUNG”本人者却始终极少,了解他为抢注域名而不惜辍学经历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 阅读更多: 域名人物:许扬传奇

域名案例:阿里巴巴启用eTao.com

2010年9月25日 由 Amon 没有评论 »

2010年9月25日消息,据消息人士透露,淘宝网将于近期推出独立的搜索引擎一淘网(etao.com),该搜索引擎面向全网商品信息,目前仍处于内测阶段。

早在2010年4月7日,在域名论坛(DNBBS.com)中传出消息:阿里巴巴再次出手,拿下itao.com、etao.com、hitaobao.com三个域名。根据域名市场历史查询,itao.com在域名交易平台ProFormaInc上完成,成交价格为25000美元。另外2个域名尚无确切记录显示成交价格。2010年9月初,传出消息淘宝网收购了yitao.com。当时网友猜测其作为“易淘”的拼音域名,极有可能是淘宝网布局网络品牌保护策略的举措之一。随后,淘宝网收购了yipai.com。另外,阿里巴巴集团为保护支付宝域名品牌,收购了zhifubao.com、zhifu.com等域名。可见,阿里巴巴对于旗下项目的域名战略布局非常重视。
» 阅读更多: 域名案例:阿里巴巴启用eTao.com